旅游裝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旅訊 > 正文

分類推進、適度發展國家公園的旅游活動

中國旅游網www.volddm.tw2019-05-28

國家公園是我國最重要的自然保護地,要實行最嚴格的保護。以保護為主、分層級的適度旅游發展有助于發揮出國家公園的綜合價值,能夠調動當地政府、社區居民的積極性,也有利于推動國家公園實現自我良性循環發展。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目前,國家公園建設已經成為我國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作為國家最高等級的生態環境保護區域,國家公園能否進行旅游活動一度引起爭議。然而,國家公園多為自然稟賦和歷史遺存較好的區域,對國內外游客有著強大的吸引力,這也使得國家公園與旅游發展具有天然的相伴相生關聯。世界各國對國家公園的界定中也普遍認為,游憩是國家公園的重要功能之一,并形成了明確的立法保障。

  一、美英日國家公園的旅游活動

  美國是國家公園的開創者,在處理國家公園與旅游發展的關系上也先后經歷了從無序開發、注重休閑旅游、旅游設施快速膨脹到加強生態保護等幾個階段,形成了“完全保護,適度開發”的模式。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Na-tionalParkService)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國家公園系統共接待了3.31億人次的游憩參觀者,在國家公園邊界大約60公里影響范圍內,游客直接消費大約182億美元,這些消費直接或間接創造了高達30.6萬個工作崗位,119億美元的勞動收入、203億美元的經濟附加值以及358億美元的經濟產出。由此可以看出,國家公園在美國是重要的游憩資源,也被作為帶動周邊地區經濟發展的重要引擎,進行了適度發展。

  英國和日本在國家公園的旅游活動中也形成了比較典型的模式。英國國家公園的創立比美國大約晚近100年,始于20世紀中葉,英國的國家公園基本在《環境法》和《國家公園法》的基礎上運營,并且十分重視國家公園的發展規劃,主要根據不同景觀特征進行景觀的功能分區與設計。目前,英國國家公園的定位基本上是在保護優化自然生態資源的基礎上實現盈利,更加追求經濟、社會和生態環境的和諧與可持續發展。

  日本是亞洲最早建立國家公園的國家,其國家公園的建立主要是在戰后經濟過度發展導致生態環境惡化的情況下進行的,從最初注重營利性的旅游活動理念轉變為以環境保護為前提的公益性旅游活動理念,因此,當前日本對國家公園實行的是“保護至上的公益性旅游”政策,國家公園土地被劃分為特別區域和普通區域兩種,特別區域禁止任何形式的人類活動,而普通區域旅游活動相對寬松一些。

  二、進一步理清國家公園與旅游活動的關系

  一方面,國家公園的旅游活動能夠豐富我國旅游產品體系,特別是隨著我國進入小康社會,人們對多層次多種類的公共游憩產品的需求將更加旺盛,國家公園作為資源稟賦極好的區域應該進一步為人們提供豐富的旅游產品,以滿足人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另一方面,旅游發展能夠實現國家公園的自循環可持續發展。國家公園的保護與管理需要大量的資金投入,旅游的發展能夠為當地帶來一定的經濟收入,可以緩解中央和地方政府的財政壓力,實現國家公園的自循環可持續發展。同時,旅游的發展能夠創造大量的就業機會,旅游產業發展能夠幫助原住居民快速脫貧,更容易獲得周邊社區支持。

  國家公園的旅游活動是國家公園的功能特性所決定的,國家公園的發展與旅游活動并行不悖。2017年印發的《建立國家公園體制總體方案》明確提出“嚴格規劃建設管控,除不損害生態系統的原住民生產生活設施改造和自然觀光、科研、教育、旅游外,禁止其他開發建設活動。”《總體方案》開始將國家公園與旅游發展的關系理順。然而,由于國家公園的環境脆弱性以及在生態文明體制建設中所承擔的特殊生態功能作用,國家公園仍以保護大面積自然生態系統為主要目的,進而實現自然資源的科學保護和合理利用。因此,國家公園的旅游活動應是有條件的、有節制的以保護為主的游憩活動。

  三、國家公園中旅游活動的分類及模式

  國家公園中的旅游發展應遵循一定的標準,可以考慮主要從現有旅游開發狀況、資源環境承載力、生態脆弱性、物種珍稀度和規模豐度等維度進行評價。旅游開發狀況,主要用于衡量國家公園在原有管理體制下已經達到的游客規模、旅游成熟度、生態環境狀況、存在的問題等;資源環境承載能力,主要是國家公園資源環境所能承受的人口規模和經濟規模的大小,也就是國家公園生態系統所能承受的人類經濟與社會的限度;生態脆弱性,著重強調國家公園的生態系統在特定時空尺度相對于外界干擾所具有的敏感反應和自我恢復能力;國家公園珍貴物種,主要是指國家公園中珍稀物種達到的保護等級、珍稀物種的類別數量以及目前的規模等。

  依據以上四個評價標準,結合目前國家公園的旅游發展基礎,可將國家公園中的旅游發展模式總結為深度融合型、適度游憩型、研學科教型、生態管控型四大類型。其中,深度融合型的國家公園主要是已具備一定的人類活動承載力,以適度經濟功能為主,產業業態較為豐富;適度游憩型的國家公園主要滿足人們對自然風光的需求,更多承擔觀光、科普教育等社會功能,社區融入程度適中;研學科教型的國家公園主要是以科學研究功能為主,采取預約式的訪客管理,生態環境較為脆弱;生態管控型的國家公園是以生態保育和生態涵養為主,生態環境脆弱,修復能力差,實行自然生態系統的嚴格保護、整體保護、系統保護管理。

  北京長城、福建武夷山國家公園經過多年的探索性發展,旅游設施比較齊全,具備一定的旅游承載量條件,屬于深度融合型的國家公園。云南普達措、湖北神農架、浙江錢江源和湖南南山具有一定的旅游基礎,但從生態環境脆弱性和資源承載力角度看仍要以控制為主,屬于適度游憩型的國家公園。大熊貓國家公園的旅游發展模式應以研學科教型為主,比如雅安碧峰峽景區將大熊貓基地向游客開放,但為了進一步發揮國家公園的生態功能,可實行訪客預約制,重點放在研學和教育功能上,進一步降低游客對環境的影響。三江源、祁連山、東北虎豹國家公園生態環境極為脆弱,資源承載能力也十分有限,屬于典型的生態管控型的國家公園,必須實行最嚴格的生態保護。

  總之,國家公園作為我國最重要的自然保護地,要實行最嚴格的保護,但國家公園也存有豐富的生態資源、珍貴的動植物資源和物種群落,承擔著科研、教育、游憩等綜合功能。以保護為主、分層級的適度旅游發展無疑有助于發揮出國家公園的綜合價值,能夠調動當地政府、社區居民的積極性,也有利于推動國家公園實現自我良性循環發展。

  (作者單位:中國科學院中國現代化研究中心)

來源:中國旅游報/趙西君編輯:CNT-8
【中國旅游網聲明】本文版權為我站所有,如轉載請務必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并確保文章的完整性。
  • [280px × 210px]

熱門團購

笨重的动物打一肖